? 鈦工業孤芳自賞還是春色滿園--潘廷祥_搜鈦網
鈦及鈦合金行業
電子商務服務平臺
 
當前位置: 搜鈦網 » 資訊 » 行業新聞 » 鈦工業孤芳自賞還是春色滿園--潘廷祥
  

鈦工業孤芳自賞還是春色滿園--潘廷祥

發布日期:2020-01-03  來源:鈦微媒  作者:潘廷祥 陳巖 淮金  瀏覽次數:215
為提高鈦行業各大公司或個人網站質量排名,搜鈦網即日起:凡是鈦行業網站,無論新站、老站網站友情鏈接,來鏈必換!注:本站百度權重2,即將升為權重3。聯系 QQ: 809170000。
?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指出,宣傳思想干部要不斷掌握新知識、熟悉新領域、開拓新視野,增強本領能力,加強調查研究,不斷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努力打造一支政治過硬、本領高強、求實創新、能打勝仗的宣傳思想工作隊伍。2019年,記者用腳力去丈量、用眼力去觀察、用腦力去思考,總結我國工業走勢,腦海里浮現出兩個詞語:孤芳自賞、春色滿園。
  用辯證觀點分析鈦勢
  2005年~2007年,我國鈦工業經過3年的爆發期,產能聚集增長,從2004年的不足5000噸迅速擴張到15萬~20萬噸,2008年開始,海綿鈦價格每噸從20萬元左右逐級下滑到2016年春節前的4萬元左右,2017年,在5萬~6萬元區間波動并相對穩定了下來。2017年之前那幾年,有色金屬整體呈現上漲趨勢,當時銅的價格與海綿鈦價格已經懸殊不大了,鈦替代銅成為一種論調。2008年~2017年海綿鈦企業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幾乎全線虧損。2016年,本報刊發了《海綿鈦量價“微爬”成常態》等數篇評論,預判鈦市場將在“十三五”計劃末期回暖并逐步走好。2018年10月本報刊發評論《海綿鈦周期性市場格局漸行漸遠》,以為未來市場需求只會是穩中有升、緩步上升,不會再向上世紀那樣出現需求量大起大落,因為這是鈦應用領域緩緩拓寬的必然。但價格卻會受復產、擴產、新建廠產量釋放的影響,釋放過快價格回落,這是產能過剩決定的,與周期性沒有太大的關系了,與人為因素所致有關系。
  幾年來,鈦市場走勢與本報預判的結論十分吻合,2019年7月底,本報分析海綿鈦報價從2018年12月31日的6.7萬~6.8萬元/噸上漲到8萬元/噸時應該暫告一個段落,雖有漲價的欲望但已經明顯乏力。目前,海綿鈦報價依然穩定在8萬元/噸,實際成交價已經低于8萬元/噸。
  用辯證法的思維分析鈦勢靠的真是腳力、眼力、腦力,“三力”聚合才有了筆力的分析,這也是辯證看問題的立足點。
  “孤芳自賞”鈦有魅力
  海綿鈦從2004年不到5000噸產能擴大到2008年15萬~20萬噸產能,鈦不是孤芳自賞,而是“賞罰分明”,幾乎讓所有的海綿鈦企業吃盡了苦頭。其實,這些年不少鈦加工企業的日子一樣不好過。過剩必然遭受懲罰,這是市場規律,市場不相信眼淚。
  有人說,鈦讓人難過了,這是下游需求不旺造成的。這種說法毫無理論根據。盡管2008年以來,海綿鈦價格從20多萬元/噸下跌到最低只有4萬元/噸,但市場需求量并沒有因價格下降而減弱,反而是在穩定增長中逐步走高,年實際需求量已經從2004年以前的兩三千噸逐年上升到數萬噸以上。下面一組數據非常能說明問題。
  1970年~2000年,國內海綿鈦產量累計生產3萬噸左右,年均需求量1000噸(上世紀90年代初期,亞洲金融危機時國家曾經收儲過500噸以上的鈦錠,以幫助企業渡過難關)。
  2001年~2005年,國內海綿鈦產量實現了跨越,總產量超過2萬噸,年均量4000噸。
  2006年~2010年,國內海綿鈦總產量211392噸,年均量42278噸。
  2011年~2015年,海綿鈦總產量355599噸,年均71120噸(2012年、2013年海綿鈦產量均超過8.1萬噸)。
  2016年~2018年,產量都在7萬噸左右。
  以上數據雖然顯得枯燥,但很有說服力與思辯力,不是下游需求不旺,而是產量增長過猛造成海綿鈦企業日子不好過。尤其是2011年~2015年,年均7.1萬多噸的海綿鈦導致上下游庫存激增,若不是國家上萬噸庫存的收儲支撐,估計還會有海綿鈦企業被“賞罰分明”的市場所吞沒。那幾年海綿鈦市場需求量已經從幾千噸增加到三四萬噸又邁上年需求量6萬噸左右的臺階,年需求量在2004年以前的基礎上增長了20倍~30倍。自然海綿鈦實際年平均產量達到7萬多噸,每年1萬多噸富余,供需矛盾凸顯,價格自然下跌。
  撫順鈦廠、貴州西南鈦業、東方鈦業等數家海綿鈦企業相繼關門。那幾年,寶雞一帶的鈦材加工企業日子也不好過,彼此抱團取暖。當時,多家企業在高價“蘋果絲”等項目的誘惑中快速上設備、快速抓投產,結果超越市場需求,導致產品大量積壓累計損失上億元,有的企業因此背上沉重的包袱——這也是市場“賞罰分明”的答案。
  歷經風雨,方見彩虹。海綿鈦產能迅速擴增是一把鋒利的雙刃劍,在“刺死”同行的同時,也激活了市場更多領域對鈦性能的認知度。于是,有了海綿鈦2016年的價格谷底,2017年的價格相對走穩,2018年的價格穩定運行,2019年的價格跨欄跳越。
  滿園“鈦色”關不住
  “十三五”以來,鈦工業市場需求依然節節攀高,盡管海綿鈦市場不可能回到10多年前20多萬元/噸的頂峰時期,但也不可能再滑落至4萬元/噸的“沮喪”歲月(除非海綿鈦生產技術發生重大突破)。因為,鈦的優異性能已經被更多的領域所認知,應用領域越來越廣,其價值日漸凸現。海綿鈦從2016年春節前后價格最低時的4萬元/噸(當時還出現一單3.8萬元/噸的合同)到目前的8萬元/噸報價已經漲了整整一倍,在這兩年的有色金屬中海綿鈦價格可謂“一枝獨秀”(小金屬除外)??梢院敛豢鋸埖卣f,鈦的未來已經出現了“滿園春色關不住,一只紅杏出墻來”的市場景象。
  從大飛機、深潛器、艦載機到超導等諸多領域的高端研發,鈦的空間已經“上到九天攬月,下到五洋捉鱉”。陜西咸陽天成航材、重慶金世利航材等民營企業的介入助推了鈦工業的應用空間。據悉,2019年寶鈦集團鈦材加工量至少比2018年增長20%。寶鈦集團、西部超導均獲得了良好的市場收益。攀鋼鈦材、云南鈦業、湖南金天等鈦材加工企業的技術創新對接了市場的需求,適應了市場的增長。
  軍品市場有了新的突破,寶鈦集團、西部超導繼續是鈦應用軍品領域的主力生產者、探索者、研發者。更多民營企業的加入完善了軍品的發展需求,拓普達、寶雞鑫諾、龍輝機械、巨成鈦業、大力神等民營企業相繼“參軍”,完善了軍民融合的健康發展。尤其是拓普達在輕兵器領域的突破,凸顯了鈦在武器中潛存的優越性能。2019年的種種跡象表明,軍工用鈦也呈增長態勢。
  民品市場的發展更是擁有廣闊的天地。巨成鈦業在武鋼集團焦化工藝上的應用突破,拓展了鈦在化工領域的巨大空間;拓普達、怡鑫金屬在海洋裝備中的使用拓展了鈦在海洋領域的空間;寶雞鑫諾醫療用鈦占據國內35%~40%的市場份額中看到了鈦在醫療領域的應用潛力;廣州奧雅麗固每年上百噸鈦材用于建筑,從而讓人們感受到了鈦的領域越來越廣;常州錦喜鈦業鈦焊管、張家港奮發機械外光內紋鈦管在空調換熱器等眾多領域的跨界合作展現了鈦的優異性能。2019年錦喜鈦業鈦焊管市場需求旺盛,銷售收入大幅增長中標志鈦的跨界需求日趨活躍。
  民用生活品市場“鈦”活躍。2019年稱得上是鈦民用生活品市場最為活躍的一年,位于廣州中山生產高爾夫球的臺商廣盛公司成立了鼎興鈦業正式介入鈦民用生活品領域;湖南五江輕化集團正式介入鈦民用生活品領域;國內杯壺引領企業江蘇希諾經過3年的涉鈦、孕育、試產已經生產出鈦杯產品,2020年將正式走向市場?,F在鈦民用生活品市場已經擁有銷售收入近3000萬元的深圳極致鈦業。蘇泊爾、雙立人、美的、愛仕達等著名企業已經涉鈦。本報在上海、淮安、沈陽三地召開的鈦民品高峰論壇會較好地推廣了鈦的應用,預測2020年在寶雞召開的第四屆中國鈦民品高峰論壇會將成為鈦推廣應用的高潮年。
  從軍品到民品、民用生活品的發展,可以說是滿園“鈦色”關不住,鈦的魅力顯出來,這也是2019年鈦勢繼續走好的重要支撐。因為,提升了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對鈦的認知度。
  辯證看待2019年鈦勢
  2019鈦勢較好,海綿鈦企業全線盈利。當然,熱起來的市場也需要冷下來思考。透析海綿鈦漲價原因主要有三種情況:上游原材料推動型漲價、下游需求拉伸型漲價、應用領域拓寬型漲價。分析清楚漲價的原因,再來辯證地看問題就比較客觀了。然而,客觀有時會不敵主觀,因為漲價的利潤刺激著產能的放大,也刺激著理性的失衡。
  2019年,海綿鈦產量預計在7.8萬~8.2萬噸之間(企業有多報產量的也有少報產量的現象,但從每月收集的數據分析,2019年海綿鈦產量與2012年、2013年差不多在8.1萬噸以上),2019年進口海綿鈦6000多噸。正是因為國內海綿鈦產量與進口海綿鈦產量同步增加,制約了海綿鈦持續漲價的動力。由此預判2020年乃至進入“十四五”期間產能放大潛伏著供大于需的危機,需要引起海綿鈦企業的警醒,或許2018年、2019賺錢的狀況會在2020年下半年發生一定的分化。因為,海綿鈦漲價過猛過快時,不光有市場需求的杠桿可以調節價格,國家收儲的上萬噸海綿鈦、鈦錠屆時也會用來平抑鈦價。所以,產能釋放需求悠著點!
  擁有理性的感性才是真正的理性,擁有感性的理性才會真正的感人。對于市場也是一樣,只有純碎的理性而沒有戰術上的感性太過于教條,只有純粹的感性而沒有理性的分析太過于主觀。從目前各家海綿鈦企業“磨刀霍霍”擴產來看勢頭很猛,再加上一些復產企業的“死灰復燃”,如果產能放大過快,下游需求不相匹配,海綿鈦企業間必將進入新一輪“洗牌”,畢竟海綿鈦生產企業又超過10家了,比國外海綿鈦企業的總和還要多。
  3年前,我們對海綿鈦市場需求量分析在5.5萬~6.5萬噸/年之間,軸心是6萬噸。經過多年的發展與推廣應用,其它領域逐漸認知了鈦的優異性能與性價比優勢,鈦在天海之間的優勢,鈦在民用領域的優勢,鈦在跨界領域的融入,鈦的需求量已經增長了20%以上,因此,提高海綿鈦市場需求量的市場軸心已經上移至8萬噸,區間在7.5萬~8.5萬噸之間。倘若產量上了9萬噸乃至10萬噸以上,那幾年以內海綿鈦企業會有“苦果子”吃。當然,不排除“十四五”后期海綿鈦市場需求量會“破九爭十”。
  鈦工業的發展源于軍工,始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鈦工業的進一步壯大,一定需要民用市場需求的增長。從2018年、2019年我國鈦市的走勢看,需求量繼續保持穩定、緩步增長,這是鈦的前景也是鈦勢看好的潛力,需要海綿鈦企業且行且珍惜。
  聽企業老板如何說鈦勢
  習近平總書記說,新聞工作者要轉作風、改文風,俯下身、沉下心,察實情、說實話、動真情,讀者在哪里,受眾在哪里,宣傳報道的觸角就要伸向哪里。2019年,記者走訪了寶鈦集團、巨成鈦業、鈦程金屬等五六十家國有民營企業,調研分析了企業家對鈦工業發展走勢的看法。
  這兩年寶鈦集團在深化內部改革的同時,抓住了市場緩緩向上的機遇,企業效益持續提升,員工收入明顯增長。集團董事長王文生說,寶鈦集團“三向并進”:抓好軍品的生產,融入民品的發展,重視貿易的拓展。針對海綿鈦持續漲價,王文生說,市場需求增加是事實,原材料漲價也刺激了海綿鈦漲價。他說,海綿鈦企業需要走穩一點,尤其是新一輪的擴產潮、復產潮很危險。的確,海綿鈦新一輪擴產潮需要引起重視,市場需要一個相對的穩定。
  巨成鈦業董事長羅建輝說,不管是海綿鈦還是鈦材加工企業貴在做好自己,質勝未來的今天不是靠產量取勝,而是靠品質贏得市場。他說,海綿鈦作為原材料也是一樣,必須提高品質才能在產量過剩中擁有自己的市場空間。巨成鈦業一路走來就是靠的“專、特、精”搏得了市場。據悉,只有56位員工的巨成鈦業2019年銷售收入有望突破2億元。
  寶雞鑫諾董事長鄭永利認為今年海綿鈦漲價過于頻繁,不利于穩定市場,對下游企業接訂單影響較大。他說,市場對鈦的需求確實存在增長態勢,比如醫療器械用鈦十分明顯,現在鑫諾鈦產品占醫療器械市場的35%以上,特別需要一個健康穩定的鈦市場來支撐。鄭永利說,漲價是供需之間的市場調節,需要有序而行。另外,他對鈦工業的發展提出應該“資源融合,共享經濟”。他說,鈦企間存在一些現象,有的企業還在購買安裝同型裝備,有的企業同型裝備卻沒有活干,存在“吃不飽”的情況。鄭永利的這個建議是一個深層次的話題,不僅適用于鈦材加工企業,同樣也適用于海綿鈦企業去思考,大家都去釋放產能,最后的結果是產能過剩后如何安放?
  拓普達董事長王勇錦也說到了海綿鈦漲價的看法,他比較贊同鈦微媒的分析預判,認為2019年海綿鈦漲價是市場需求促成,但今天這家漲明天那家漲,一個月漲幾次還是多少有些冒進。王勇錦說,未來鈦工業看好是必然的,偶然中的漲漲跌跌讓市場去調節,最終的結果是要靠產品質量說話。
  對于海綿鈦企業輪番漲價,海綿鈦企業間也存在分歧。南方的一家企業執行董事說,他們也不希望頻繁漲價,希望穩定。他說,漲多了、漲快了,最終傷害的是海綿鈦企業自身,大家都釋放產能,停產的復產,導致產量大幅增長后,結果一定是不斷稀釋產品收益,對于海綿鈦健康發展十分不利。也有海綿鈦企業老板對個別企業“莫名其妙”的大幅漲價不可理解。確實如此,梳理今年海綿鈦漲價的頻繁度,感覺有些缺失理性的思考。一位鈦材加工企業的總經理笑說,海綿鈦企業恐怕遭遇了多年的虧損,虧怕了,想把損失一鋤頭挖回來。聽起來是一句笑語,細嚼卻是五味雜陳,倘若真是這樣的調價心態,接下來產能釋放的不是成果或許是“惡果”。
  聽了企業老板如是說,對“熱”起來的市場真的需要冷思考,就像感冒一樣,輕微時多喝水排毒,嚴重時需要打針吃藥才能恢復健康。再回眸,再梳理,“十三五”期間,海綿鈦從4萬元/噸的低谷抬頭于2019年7月至今8萬元/噸已經漲了一倍,“熬”盡了10多年“苦頭”的海綿鈦企業嘗到了久違的“甜頭”。如果要想“甜頭”的日子舒坦一點、走得遠一點,不妨放慢擴產的腳步,減緩產能的釋放,提升工藝技術,專注于品質的控制,或許才會致勝于未來。
  且行且珍惜,發展不冒進。有理由相信,2019年乃至未來,中國鈦工業不是孤芳自賞而是春色滿園,這是由鈦的優異品質決定的。
分享與收藏:  資訊搜索  告訴好友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鈦工業 
 
更多..頭條推薦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最新文章
?  
 
                          在游戏刷脚本赚钱